秋水溟

我见青山多妩媚。

狗崽
很早之前瑞拉太太的那篇狗崽的续写,因为各种原因就不打TAG了,太黑历史了……!!

狐妖本不该这般痴心的。

可凡事都有那例外的,先是那一只,后来小生也没有逃得过。

“有多久没看到过大天狗大人面具下的那张脸了呢?”草爸爸就坐在小生对面,托着腮帮子嘟囔着。不管过了多长时间,草爸爸还是和第一次遇到一样天真无邪的样子。

小生想了想,好像确实是有些时日没有看见他了,惋惜之余只剩下胸口那处传来的难以名状的疼痛,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放下折扇端起草爸爸刚刚泡好的茶,吹了吹萦绕在上面寸缕白烟,小生低头轻轻呷了一口。

好苦。

居然一下就苦到了心里。

小生不大记得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了。大概是阿爸成功的召唤出了除大天狗以外的第二张SSR,是他盼了好久的茨木大人。阿爸那日高兴,便提了酒找了包括小生在内的一些妖鬼,在庭院中设了宴席。

在一众妖鬼中,小生第一眼便看到了安安静静的坐在阿爸身边的大天狗大人,他破天荒的摘下了面具,还是以前那张惊为天人的脸,恍若那隐居的世外仙人。小生等妖比起来,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小生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当小生望向大天狗大人的眼睛时,一瞬间就都明白了,刺的小生的胸口窒息一般的痛。

那双眼再没了往日的神采与温和,无波无澜好似一滩死水。

小生觉得自己大概是喝了太多人类的酒,化了原型摇摇晃晃的走到后院那颗最大的祈愿树前,弓起身子爬了上去。小生躺在树杈间,看着天空中挂着的那一轮圆月眯着眼止不住的傻笑。

小生收回目光低下头是好像是看到了大天狗大人,于是挣扎着想站起来想躲的远一点,却忘了自己此时没有在陆地上,一脚踩空栽了下去。

小生没有感受到预想中的疼痛,晃过神来发现自己被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小生定眼一看,第一眼就看到了大天狗大人那张颠倒众生却面无表情的脸。

小生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随后叹了口气,抬起爪子轻轻勾了勾大天狗大人的衣服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他却没有照做只是松了松双臂,小生心一横。挣脱了大天狗大人的怀抱,落地变回人型。

小生的克制住微微颤抖的双臂,心里憋了一口气与他四目相对,半晌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开口时连声音都在颤抖。

“大天狗大人,小生知道,但凡什么事都要讲究个先来后到,这次我来迟了,那下一次,你能不能等一等,让小生先来呀?”

不知道为什么,小生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却痛的比以前的千倍万倍还要多,小生吸了吸鼻子,艰难的冲大天狗大人扯了个笑,末了还是败下阵来。

“罢了罢了,这样的机会还是留给你们吧,小生…可不愿做那种毁人家姻缘的事情啊…”

小生来着他,正欲转身离开,却被那人按住了肩膀强行停下了脚步,随之而来的便是天旋地转和大天狗大人火热发烫的吐息,还有夺去了小生呼吸的吻。

小生在面具被摘下来的瞬间闭上了眼。却更清楚的感受到了大天狗大人在自己腰间的手和眼上的唇。小生弓起腰更贴近他了一点,眼泪却止不住在眼眶中打转,小生知道,自己又要哭了。就在大天狗大人进入自己身体那一刻,眼泪就如断了线一般顺着眼角划入发间。

为什么要哭呢?小生也不知道。

早上起床时,大天狗大人已经不见了。小生躺在自己榻上眯着眼怔愣了一会儿,等脑袋清明之后才慢慢坐起来,身后的痛觉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梦。

小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大天狗大人,索性将自己关在屋子里,除了阿爸的召唤,谁都不见。

小生也没有注意,一同出去打御魂和斗鸡的队伍里什么时候开始没有了大天狗大人的影子,等阿爸抽到了酒吞大人后,小生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小生大概是最不称职的暗恋者了吧。

小生问草爸爸大天狗大人去哪里了,只见她可爱的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像是在纠结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了出来。

“大天狗大人他啊…他去找阿爸说他自愿把自己喂给别的SSR,阿爸先后有了茨木大人和酒吞大人,见几次三番劝说无果,便答应了他。十五日那天,大天狗大人便走了。”

小生听完草爸爸的话像是被突然定住一般,而后便拔腿朝着大天狗大人的和屋跑了过去,无视了草爸爸的喊叫,怕迟了一秒就再也见不到小生此生最宝贵的东西。

可等小生推开大天狗大人居住的和屋时,才知道小生还是迟了。

后来,撩里也陆陆续续来了好多新的妖鬼,茨木大人和酒吞大人也慢慢混熟了,成了最好的搭档。草爸爸也还是会给小生泡特别苦的苦茶,阿爸也还在孜孜不倦的抽着蓝券,而小生还是会想起那个月亮特别圆的晚上,和大天狗大人温暖的怀抱。

——要狗大崽的看到这里就好啦后面是狗二崽结局——

直到某天,小生独自靠在庭院中的祈愿树下打盹儿,却不知道是谁站在小生面前遮住了小生的的太阳。小生突然觉得有种莫名的感觉,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敢动。直到那人蹲在自己面前按在自己肩上,小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触感,鼻头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小生睁开眼,仰头看着那张早已深刻在心底的脸,微笑道:“你是来找小生的吗?”

“我很努力的在找你。”那人单膝跪地,拉起小生的手在小生之间落下一吻。“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不久,你来了就不算久。”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