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溟

我见青山多妩媚。

【狗崽】萤火01

小半年前的脑洞今天中午摸出了第一章,尽量日更或者隔日更吧,周六日要排练看情况掉落。

大概是万把字就能完结的小短篇。

1.
是夜。

夏天夜里的风带着不知名的花香吹过,妖狐躺在树上,一条腿耷拉着,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天上的月亮,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树下的人动了动,那人脸上戴着的面具隔绝了所有能投向他的目光,遮住了整张脸。只是那人即使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那静止的模样却也能让人忍不住的往他那里看。

那人抬头看着树上的妖狐正欲开口说什么,却听到对方先他之前说了话。

“天狗,今天的月亮真美啊。”妖狐从树上跳下来,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手心,径自又走到了那个被称为“天狗”的人的面前盘腿坐下。

“嗯。”大天狗淡淡应了一声,算是给了妖狐回话。

妖狐看着他,对他冷淡的回复却也不甚在意,只是自顾自的端起了面前已经有些凉的清茶,大天狗张了张嘴正要提醒,还未来得及,就看见他仰头喝了下去。

“天狗,你见过这座山的山神吗?”妖狐将空了的茶杯放在石案上,执着扇子轻点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未曾见过。”大天狗抬头迎上他的目光,金色的眸子流转着勾人心弦的光芒,大天狗想了想,还是对他撒了个谎。

“也是,像你我这等小妖,怎的会入了山神大人的眼呢?”妖狐失笑道,他眯起了好看的眸子,“哗啦”一声单手开了折扇,明明是笑着的,却更加让人捉摸不透。

不是的,大天狗在心里回答。他看着妖狐沉默半晌,费力想了想最后还是开口:“你还在找他?”

妖狐摇了摇手中的折扇,心里想着夏天的风还是无比的燥热呢。他沉默良久,点了点头。

“毕竟是小生的救命恩人,狐族天生有恩必报,即便是小生也不例外,他以前每年都会来看小生,最近几年却再也没见过了。”妖狐看着眼前带着面具的妖怪,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晓,只记得那山神有一双黑色的翅膀,手持一把团扇,每次见他都戴着一副丑陋的面具,其它的却是实在记不清楚了。”

妖狐笑起来,见对面的人正在用繁杂的步骤泡着茶也不说话,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也不知那张面具下的脸到底长的如何,莫不是因为那张脸长的太惨绝人寰,所以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妖狐堂而皇之的接过大天狗递过来的茶,若有所思的盯着他脸上的面具。

“不过小生现在突然不好奇那些事情了。”妖狐欲语还休的打量着大天狗…脸上的面具,后者像是知道他的想法,指节在石案上轻轻敲了两下,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你可别误会。”妖狐以扇遮了半张脸,只露出那双流转着妖冶的金色光芒的眸子,笑意盈盈。“小生可打不过你,怎么敢打你面具的主意,不过说真的…”

妖狐看着他突然笑出来,不过还是坚持把话说完了。“你与那山神大人的审美真真是一模一样。”

啧,又来。

大天狗暗自腹诽,看着正拿着扇子轻轻敲着自己后颈的妖狐,眼神里一言难尽。

“吾回去了。”大天狗站起来说。“夜里风凉,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大天狗说罢便转身离去,妖狐看着他的背影想叫住他说些什么,最后却咂咂嘴,什么都没说。

妖狐晃晃悠悠回到和屋时已经是深夜,没有掌灯,视力的他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挂在墙上的面具。

那是从他又是就陪伴着他的东西。妖狐的记忆很模糊,只记得着这面具是他的母亲离开之前留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他记得母亲将这面具戴在刚修成人形的自己脸上,再三嘱咐了他不能摘下面具,尤其是遇到人类,更要让他有多远跑多远。妖狐起初不明白母亲的话,可是没过多久,他就知道为什么了。

他的父亲母亲被人类设计无辜惨死,还没有多大的狐狸崽子身受重伤,仓皇逃离时不小心跑到了这里,最后被这里的山神救了下来。

毕竟是救命之恩,就算是人们常说狐狸狡猾奸诈,可该报的恩还是要报的。

tbc.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