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溟

我见青山多妩媚。

[叶黄]彗星来的那一夜

倦回:

取自电影《Coherence》的设定。

人所做的每一个的不同的选择都会产生无数不同的时空,彗星接近地球的时候,这些时空被接通,处于相干状态,直到彗星解体离开。因为有太多的可能性,如果进入了不同的时空,回到自己原来所在时空的机率很小。

·

叶修从兜里烟盒中摸了一根烟出来,刚想点火,才发觉自己腾不开手拿打火机,无奈地掂了掂手里的袋子,只能将烟又放回去,叹息着心想这黄少天是打算当大力水手呢,大半夜打发他去超市买了一堆菠菜。

夜里一片寂静,街灯没亮,一家家房屋里昏黄的光照亮冬日里泛着薄光的空气,离开黑暗自上而下的浸染。整座城市与天幕被光芒隔开,笼罩在微光里。

叶修顺着薄光,走到自己家门前,无意间抬头看了眼天空,停了一下。

“还真是彗星啊。”叶修轻声道。

最近报纸上天天报道这颗和即将地球擦肩而过的星辰,等待着在人类寂静的长空里破灭。叶修独自站在门外的一片黑暗里,看着天空中那一颗彗星划过,浅金色的火花燃烧着散开,在星辰间流下,想着不知道黄少天有没有看见。

在他身后的房间里,所有的灯突然暗了一下,陷入一片无光的黑暗里,又立刻亮了起来。

叶修看了一会儿就回了神,搓了搓有些发凉的手指,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了自己的家门。

屋子里灯亮着,对面的墙上贴满了照片,叶修进门的时候黄少天正躺在沙发上摆弄手机,看见他回来,立刻跑了过去,宽松的睡衣挂在身上,将叶修手中的袋子扔到了桌上,有些纳闷道:“老叶,你终于回来了。你看看这手机怎么了,家里什么信号都没了,电话也打不出去,我这儿正思考呢。”

叶修接过黄少天手机看了一下,“没信号?前几天报纸上不是说彗星来的时候会干扰信号,过一会儿就没事了。”他一副无能为力的模样,换上了拖鞋,看着鞋柜微微疑惑,没有说什么。黄少天有些挫败,习惯性地将下巴搁在叶修肩上,“没手机没电脑的日子简直没法过啊!”

叶修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头,“得了,睡一觉就没事了。你刚才看见彗星了吗?”

“没有,你看见了?”黄少天还是不满,蹭着叶修吻他的脸,叶修轻笑,摁着他的后脑勺和黄少天接吻。

“你别……明天我要出门。”

叶修只好停了下来,放开了他,看了眼墙上的照片,然后收回了目光,“你要出去?”他一边说一边走向客厅,坐到了沙发上。

“是啊,以前的队友想见个面,都是训练营的朋友,几年没见了,叫我出去接个风。”黄少天回道。

叶修听着,心想这没信号还真没什么事能做,他看着周围,却发现平常空置的木柜顶上摆满了东西,有些不解地随口一问,“柜子上放的是什么?”

黄少天跟着叶修坐到了他身边,肩有些酸,自己捏了捏,懒洋洋地在他身上靠着,看了眼靠墙的木柜,“都是以前得的奖杯,中午拿出来看看,忘了收起来了……靠,叶修你干什么!”黄少天正躺得舒服,没料到叶修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的头立刻砸到了沙发上被叶修屁股坐过的地方,立刻爬了起来揉着头抱怨。

叶修没理会黄少天,走过去看着木柜上摆的奖杯。

奖杯按着顺序摆放,是叶修和黄少天所有的荣耀。

第一赛季总冠军嘉世,第二赛季总冠军嘉世,第三赛季总冠军嘉世,第六赛季总冠军蓝雨,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第十一赛季总冠军兴欣,第十四赛季总冠军蓝雨。

叶修皱了皱眉,“这十一赛季是什么东西?”叶修拿起奖杯有些无奈地问,“你这是和霸图多大仇?”

“应该说你和霸图多大仇啊!”黄少天将脑袋的惨剧扔到了一边,兴致勃勃地讲了起来,“虽然说霸图的确挺可怜啊,但张佳乐气得把你压在休息室打得那一幕真是太逗了!”

“张佳乐打我?”叶修用手指摩擦奖杯上兴欣两个字,房屋里的气温好像有些下降,叶修抬头看了一眼很少打开的空调。

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灰尘味。

黄少天窝在沙发上说:“是啊,想起来就好笑,你刚嘲笑完他五亚,我都以为他要哭了,没想到冲上来就揍你啊哈哈哈,韩文清和孙哲平拉了老半天才把人拉开,你一副被凌虐的样躺在地上,还被所有人拍照留了个念,要不是你害羞,我早把那照片裱起来了,好了好了别说了,我想睡一会儿,快过来!”

叶修看着黄少天穿着一身黄色的睡衣坐在沙发上眼巴巴地等着叶修过来给他当枕头,突然问,“少天,你什么时候退役的?”

“十四赛季完了的时候啊,我都快忘了,你快过来快过来快过来……”黄少天就差没在沙发上打滚了,明明年纪已经不小了,还和以前一样吵吵闹闹,惹得叶修在这么多年里也无可奈何。

房间里一张米黄色的沙发,矮桌上摆着几盒烟和喝了一半的饮料,浅色的地板被灯光照着,黄少天有些困倦地躺在沙发上,稀疏平常的一切却有些难言的异样。

鞋柜里大部分没见过的鞋子,常年照片位置的改变,甚至是第十一赛季的总冠军,让叶修觉得有些荒谬。他对黄少天说:“我去拿个东西。”就先离开了客厅,走到了门口。

红漆的木门正对着贴着照片的墙壁,这些都是他们没事的时候贴上去。从小时候叶修和黄少天的照片,到荣耀各赛季的留影,第五赛季的夏天,第十赛季的寒冬,第十一赛季叶修站在最高领奖台举着奖杯,第十四赛季退役后在旅行时的接吻。

里面的人都是叶修和黄少天,对于叶修来说却是一阵发寒。

这些记忆,他从来都没有过。

叶修的喉咙开始发干,熟悉的房间变得陌生,空气里弥漫着股隐隐的躁动。想开口问黄少天这是怎么回事,对发生的一切毫无头绪。

叶修闭了闭眼睛,突然皱眉,几乎是跑着进了书房,没有理会黄少天的疑问,在书柜里乱翻了起来。

彗星……

那颗在黑暗里流过的星辰。

罗辑前几天打电话说:“前辈,如果彗星来的时候有异常的现象,千万别出门。这么说起来可能有点奇怪,我们正在研究,发现了些可能算是荒谬的事。这颗彗星的存在很可能干扰时空,波函数没有塌缩成一种状态,人会观测到一个产生相干性的宇宙,也就是和各种不同的时空相互干扰,直到彗星离开。不管出了什么情况,只能到时候看了。”

罗辑退役后照常学业,没事和叶修聊天的时候说起这颗彗星,叶修先开始觉得荒谬,看了窗外闪烁的众多繁星,莫名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将罗辑的话记了下来。

叶修记得罗辑曾给自己过一本关于量子力学的书,叶修在一大推游戏攻略里翻了老半天都找不到,黄少天突然出现在了他身后。

“你在干什么?”

叶修僵了一下,转身看本来应该是和他在一起多年的人。黄少天的模样没什么变化,方才和他接吻的时候还一如往常,现在在叶修心里却突然变得陌生。

这大概不是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

叶修的声音有些干涩,看着眼前的人,“我要出去一趟。”

黄少天疑惑,“你怎么了?”

叶修把手里的书放了回去,这个书房大部分摆设和他的书房一样,但也有一些细微的差别,看得出有人在里面久住,他像个入侵者一样进入了别人的领域。

“我有点事,过一会儿……就能回来。叶修想现在这种情况估计是他已经进入了一个不同的时空,按罗辑所说,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这里进入其他时空,找到自己原来的地方。

叶修没有时间多想,心里一片混乱,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问:“你要菠菜吗?”

黄少天莫名其妙,“我要菠菜干什么?”

叶修没回答,拿起了桌上的袋子。

叶修穿好鞋打开了门,送他的黄少天慢悠悠地说道:“不管什么事,记得早点回来。”

叶修看了他一眼,回了一声:“好。”

出门后叶修回头看了一眼,窗户里透出明黄色等待的光芒。向前看去,熟悉的风景在远处,隔着蔓延的恐惧。

天上的彗星还在燃烧着流过。

叶修紧蹙着眉,心跳的很快,不知道该从哪儿走,攥着袋子的手心冒汗,面对这一片黑暗,无助渐渐滋生,却没有停下脚步,沿着远处的灯光向前,没过多久,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叶修有些停顿,又开始依照记忆向前走了一会儿,眼前才隐约传来了微光,面前出现了一所房屋。

“靠!”叶修看着眼前和刚才一模一样的屋子,头皮都有点发麻。

他走了几步,上前拿着钥匙,手不太稳,紧张地插进了锁眼里。

几乎相同的摆设,对着门的还是那些照片。他还没来得及细看,黄少天就出现在了他面前,叶修吓了一跳,他惊讶的举动把黄少天也吓了一跳。

“靠,叶修,你能淡定点吗!”黄少天还是穿着睡衣,凌乱的头发散在额前,接过叶修的袋子,“你出去买什么了?菠菜?我以为你去买烟了,你这是打算明天吃水煮菠菜还是方便面加菠菜?我觉得我们应该改善一下伙食啊,文州说我们再这样下去估计得双双英年早逝了……”

叶修怔了一下,眼里有些晦涩。

还真是不同的人。叶修的喉咙像被人扼住了一样,脸色有些难看。

黄少天提着袋子想握叶修的手,叶修却躲了一下。

黄少天没再去试着握叶修的手,而是抬眼看他,严肃道:“你说吧,你做错什么了。”

“什么?”叶修不解。

“你每次做错事就一脸沉闷,现在的表情就跟把我强上了的时候一样……”

“什么强上?”叶修隐隐觉得这个时空自己的画风好像不大对。

黄少天脸有些红,但还是没有辜负他的话痨属性,详细地说了起来,“你别告诉我你忘了,就是第十赛季庆功宴上我们把你灌醉了,苏妹子非得要我送你,我只好拖着你回去,结果还没把你放床上你就开始发酒疯扒我衣服。第二天清醒的时候还吓了一跳。”黄少天停顿了一下,“然后你就说要对我负责,简直不可理喻啊,最纳闷的是第二天你就退役而且人间蒸发了,怎么找都找不到人……你怎么不进来?”

“我……等会儿还要出去。”叶修回道。他眼前的黄少天让他有了一种异常的感受。

明明是一样的人,却有着不同的人生。像看一面有着细微差别的镜子,时间的轮回被慢慢打破。

叶修没忍住靠近了贴了照片的墙,接着问黄少天:“后来呢?”

黄少天有些疑惑,还是继续说下去了,“后来当然是你对本剑圣情难自拔回来啦!”

“是吗?”叶修看着第四赛季黄少天和叶修的合影,黄少天十八岁,手搭在也还年轻的叶修的肩上,对着镜头做了个V的手势,下一张照片不知道是谁偷拍的,叶修一个人抽烟,黄少天在一旁蓝雨的人站在一起,却是在偷偷看着低头点烟的叶修。

叶修披着嘉世的战服,没有看任何人,黄少天年少的憧憬却藏不住,在照片里留了下来。

“好吧,可能是因为你被家里人赶了出来,也可能是你发现我没有再粘着你才觉得不对劲,不管怎么样后来还是你追的我,我……”黄少天说着还有些委屈。

“你失而复得后昏了头一下子就答应了?”叶修看见一张在苏黎世的照片,一群外国人里两个黑头发的中国人拿着奖牌开心地搂在一起,右下角还有方锐起哄的身影。

这大概是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

黄少天反驳道:“没有!我思考了一下午,还问了很多人……”

“然后成功让哥成了国家队的笑话?”叶修笑着,想也知道那群老朋友的反应。

之后的照片越来越多,在G市的公园里,H市的古塔上,海边黄少天坐在叶修背上咋呼,房子刚买来时在门口的合影,还有接吻,在吃饭间隔着桌子起身的吻,在早上叶修落在黄少天额头的轻吻,沙发上缠绵的深吻,在街上笑得开心的亲吻。

在底下还贴着一张的不知道是第几赛季的照片,叶修揉黄少天的头,黄少天睡在蓝雨的休息室里,微微皱眉。

叶修比后来青涩了许多的脸上带着笑意,和没人察觉的宠溺。

“你还介意啊!我喜欢你那么多年,这点小事有什么可在意的。”黄少天有些底气不足。

“那么多年,你又没有告白过。”叶修的声音有些低沉,伸手摸了摸十五岁黄少天的照片。

这张照片他还记得,那时在网游里刚认识黄少天的时候,叶修不过说了一句“真想看看你这小话唠长什么样子”,黄少天就把他的照片发了过来。

手里拿着一颗篮球,穿着白色的短袖,抬手擦着汗湿的额头,太阳底下漆黑明亮的眼睛比星空还漂亮。发过来照片的时候,黄少天还说“这是我最近照的,你觉得怎么样,是不是被本剑客帅晕了”。

是挺帅的。叶修想。

“我告白了啊!算了,你不记得也是应该的。反正也不重要,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就在G市我鼓起勇气告诉你,结果你吓得烟都掉在地上了,抓耳挠腮找词拒绝我。”黄少天笑着说。

叶修没说什么。

在一起这么多年,对着叶修说话还是小心翼翼,将自己在意的事一笔带过。

或许是黄少天的性格让他隐瞒自己心里不安的感受,叶修以前也见识过不少回这人的脑补能力。可和叶修在一起的那个家伙,三天两头就开始伤春悲秋地拉着对叶修倒苦水,没有丝毫顾忌地趴在叶修身上打打闹闹。

现在这个黄少天,可能是等了太久,隐忍是习以为常,掩盖眼里的落寞,不愿意让叶修费心。

叶修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在这间屋子里的不适应越来越强烈。

墙上叶修给黄少天拍的睡觉的照片贴在一大堆照片之间,叶修为了好玩,还又照了一张自己戳黄少天睡脸的照片。

情商低真要命啊。叶修拿过黄少天手里替他提着的菠菜,想着遇到的这两位还都挺贤惠的。

叶修想了想,对黄少天说:“少天,我要到外面办点事,过一会儿回来。你能给我拿张纸和笔吗?”

“你等等。”黄少天回房离开,叶修继续看墙上的照片,还有右边没拉窗帘的窗户外,没有声息的黑夜。

黄少天拿了纸笔后,叶修在上面想写点长篇大论,又觉得实在是写不出来,只写了一句,“如果能回来,告诉他你怎么想的。”

哥这丘比特还当的挺称职的,叶修想,叶同学,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叶修看着黄少天,与之前没什么差别,他长得好看,三十多岁还如同少年模样,或许其实黄少天已经变了,但在叶修眼里从来没变过。

黄少天看着叶修的眼睛,被他露骨的爱意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你现在就走?”

“嗯。”叶修回神,把纸折了起来,交给黄少天,“等会我回来的时候,把这张纸给我,我记了点事,害怕自己忘了。”叶修轻笑了一声,“不过大概是不会忘。”

紧接着他说道,“黄少天,你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吗?”

“你以前好像没说过啊,什么时候?”

叶修抬手捏了捏黄少天的后颈,指给他看,手间的温度让叶修有些不适,这时才清晰的反应过来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多不同的时空。

这些人和他一样活在不同的世界,过着不同的生活,在自然规律下生老病死,无数可能性之下的灭亡和诞生带来无数不同的世界,互不相干地生存。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头顶上的那片星系是不是也早已不同,那颗庞大凌厉擦着地球而过的彗星是不是也不是同一个。

叶修说的是靠底下的一张照片,下面还有日期,是第五赛季的时候,在G市的街道上,下着雨,叶修举着伞,将大半的伞遮住了活蹦乱跳的黄少天,毫不在意自己淋湿的肩头。他看着黄少天,连有人拍照都没有发现,只顾伸手拂过他微湿的短发。

叶修没再多说,和黄少天告别后就出了门。星空中彗星仿佛让整片黑暗都开始颤抖,叶修只觉得夜里的空气更冷。

眼前黑暗如同深渊的路通向了什么地方?他要怎么回去,去见那个等着他买菠菜的黄少天?

罗辑的话在叶修心里颠三倒四了很多回,叶修头疼欲裂地想着。

他也不知道这些他到访过的地方的叶修去了哪里,还能不能再回到原处。

叶修走近了黑暗里,遇见路上泛着薄光的寒气,还有眼前渐渐出现的房子。

叶修拿出钥匙开了门。

“你谁啊!”这回叶修直接叫了出来。他看见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脸茫然的叶修,坐在桌前吃泡面。

“叶秋,你怎么来了?别叫唤,影响哥食欲。”叶修埋头继续吃泡面,“见到黄少天了吗,他出去买菠菜,过了挺久了。”叶修看了一眼,“你把菠菜拿回来了,黄少天呢?”

“他让你等等,不要出门。”叶修冷着脸,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毛骨悚然地站在门外。

叶修无奈地揉了揉额头,“真见鬼。”

他从小就看着叶秋那张一模一样的脸长大,今天看着这张熟悉的虚胖脸上全是慵懒和嘲讽,胡子都没刮干净坐在椅子上,不由地想黄少天能看上他眼光够烂的。

叶修掂了掂手里的袋子,黄少天到底要要菠菜干什么?难不成里面有世界的终极?

叶修叹了口气,继续往下走。

这回他连门都不想进了,大概知道黄少天为什么要菠菜了。

眼前的黄少天穿着毛茸茸的兔子装,一手提着一只兔子,后面还跟着一群灰兔子,有一只最胖的大白兔卧在门口,见了叶修就跳了起来,凶猛地扑向叶修手里的菠菜。

“叶修你终于回来了,菠菜买到了吗……”

叶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门,心里如同万马奔腾一样震撼。

这是什么鬼!

的确是叫叶修买菠菜的黄少天,但那些白晃晃的兔子让叶修有些颤抖。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心想黄少天一向画风清奇,瞒着他买了一堆兔子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于是又咬着牙僵硬地打开了门,看见黄少天正和一群兔子在地上搏斗,顶着一对不知道哪找来的兔耳朵一颤一颤,“叶修你干什么,快来帮我喂兔子!”

叶修努力想忘记黄少天三十多岁的高龄,忍了片刻,还是没忍住,在兔子们和黄少天没扑过来之前提起菠菜就跑了。

叶修有些无奈,皱眉加快了脚步,又一次踏入了那片黑暗地带。

他像踏入了时空的循环里,所有空间里的岁月叠加在一起,无数的自己出现在记忆里,交叠,分离,对照,生命的单一性不再被保证,只剩下犹疑的疲惫。

再看见那座房屋时,叶修嘲讽地笑了一声。这是他和黄少天在退役后一起买的房子,两个人对居住环境都没什么要求,住进去的第二个月才开始为找张饭桌头疼。

后来什么东西都添进去了,就两个人,天天呆在一起,打游戏,学做饭,靠在一块看电视,兴致来了上个床,一住就是五年。

现在在叶修眼里,这东西就是个迷宫的入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叶修顿了顿,没有再多想,拿出银灰色的钥匙打开了门。

屋里灯开着,客厅中简单地摆着一张沙发,连电视都没有,白色的墙上干干净净贴着几张蓝雨的获奖证书,穿着休闲装的黄少天坐在沙发上看书,见叶修来了也没惊讶,随口问:“你转了几圈了?”

“你知道?”叶修挑眉问。

黄少天放下书,看了眼叶修,然后开口抱怨,“怎么能不知道,我本来找叶修那家伙来我家吃饭,没想到等来了一个二货抱着我就叫老婆,简直气死我了!还有一个在我家蹭了一顿饭才走,之后一个接一个一模一样的人看得我胃疼,要原来的叶修还能来过来,我绝对要让他弥补我精神上的摧残啊!怎么所有的叶修都那么无耻啊这不科学!”黄少天说着,还拿起手中的书摇了摇,“对了,你过来看看,我在翻罗辑前几天给我的量子力学的书,大概意思是这些时空都是随机的,可能性太多,唯一共同点就是这房子,简单来说就是叶修你估计回不去了。”

叶修没理会黄少天拿起的那本书,他看着墙上蓝雨的人一起庆祝的照片,问:“在这个世界,我们是朋友?”

“我知道有些叶修和我吧,有那么点特殊关系,一开始我就跟咽了苍蝇一样隔应,后来也就无所谓了,反正不是一个人,跟我没什么关系。”黄少天还有些尴尬,“我和那个黄少天不一样,你别弄错啊。我和叶修同志那是纯友谊,对他那张虚胖脸实在不感兴趣。”

叶修笑了声,“你还没结婚?”

黄少天有些苦恼,“这年头脱单难啊,我又没什么固定工作,没几个妹子能看上我。你……哦不是,是老叶还经常笑话我干脆和蓝雨内部消化的得了。蓝雨都是男的啊,老叶这心太脏,是打算让我一辈子打光棍啊!”黄少天控诉着,又问站在屋里打量周围的叶修,“提醒你一句啊,彗星解体,这种时空就开始退相干了,不管你在哪儿,都没办法走了了,你怎么赖在这儿不动?”

“你不是说我很有可能回不去了吗?”叶修走了几圈心想这比我那个地方干净多了,“既然回不去,我看这儿也挺好的,干脆就在这儿停了吧。”

“滚滚滚!这儿哪有你住的地方!”黄少天反对,“你不是和那个黄少天是一对吗?那你绝对会对我有非分之想啊!要不是一晚上见多了,没进门之前我就把你这种图谋我屁股的家伙赶出去了。你别让我糟心,从哪儿来就滚回哪儿去。”

“放心吧,”叶修毫不在意黄少天的嫌弃,又开始胡诌了,“我家少天又厉害又话少,总冠军都拿了三,像你这样的哥还看不上。”

黄少天僵了一下,心想我是直的心里还有些失落是怎么回事叶修果然是个王八蛋!黄少天生着气说:“那你就赶紧走吧,我看看书怎么把叶修弄回来。”

“你对他倒是爱得深沉。”叶修感叹。

黄少天几乎要站在沙发上演讲了,“我们是纯友谊!纯的!像你这种猥琐的人……”黄少天跳了一下,还是没忍住蔫了,“算了,我说不下去了,夸叶修太艰难。总之他比你好那么一点点,我要把他弄丢了苏妹子得砍了我。”

黄少天接着说:“你这一路上和其他人商量过这种状况吗?”

“没时间。”叶修回道。

“你这样不对啊!我知道彗星这事还是自己想出来的。除了第一个二货,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一样若无其事走了几圈,随便找个借口跑了,一开始我还能陪他们演演戏套话,后来就没心情了摊开直说,没想到就这样还有人跟我绕圈子。叶修啊,你看你们都这样,我觉得这性格很有问题,沟通是很重要的事情,你看我…”

“打了三十几年光棍?”叶修嘲笑道。

“你妹!你要点脸成吗?要不是其他世界我的勇于奉献你以为你能谈得上恋爱?话说这事怎么想怎么奇怪,我居然和老叶在一起了,哈哈这绝对能上电竞之家头条啊。咳,我是说,我现在是在作为一个朋友给你心灵上的启示,所以你闭嘴!跟你那么多年朋友了……好像不是你啊,不过也没多大差别,你这人除了心脏猥琐外,最大的缺点就是欠抽了。我要是你男朋友绝对分分钟甩了你啊。来,说你为什么在这儿坐着,真不怕彗星现在在外面噼里啪啦没了,你就得困在这儿了。想想你家少天那时候就要被其他世界的叶修玩弄于鼓掌,要不就为了你的失踪肝肠寸断……”

“你都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叶修皱眉。

“你以为我乐意意淫我自己吗?”黄少天语重心长道,“我都是为了你啊。其实你在这儿坐着就是欠抽得不想回去了,这是心里的问题啊……”

叶修打断了他,“你真没看上我?”

“你能别这么不要脸吗?”黄少天说,“我和你十几岁的时候就认识了,要喜欢早就喜欢上了。别废话了,你快走吧。”

“你这算什么朋友,连让我歇歇脚都不行?”叶修无奈道。

“跟你聊天没意思,老叶比你爽快多了。”

叶修对此没什么意见,不过他倒是确信这个世界的黄少天比其他的直率多了。可能是不会再偷偷地牵着他的手,没有在出柜的时候被揍得直不起腰,连喜欢倚在他身上的习惯都没了,一个人既独立又凌厉。

或许这才是黄少天本来的模样。

他们本来就应该是朋友是对手,而不是在半夜起来照顾对方发热额头的关系。

都怪那时年少太冲动,勾搭着十几年就混了下来。

他还记得最初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叶修扔了烟将黄少天按在墙上吻他,动作是挺帅,青涩的吻却磕磕绊绊,他们分开的时候都没忍住笑了出来。

叶修刚见到这个作为他故交的黄少天时,经历了长久的恐惧和等待,真的有些累了,想停下来。

他遇到了那么多相似的人生,好奇和沉默最后都成了在循环里无能为力的隐怒。他甚至难以将这些人仔细分辨,找到自己一直爱着的人的模样。

在这些人里,叶修觉得他和黄少天的相爱就像宿命一样持续,直到遇到这个朋友,他才觉得自己真的处于一个真实的世界,而不是命运注定的设局。

所以要回去啊。

比宿命论更长久的是对灵魂的尊重和欣赏,只要能和黄少天在一起,朋友也好,恋人也罢,都是一件幸事。而每一个时空的他都很好,却只有一个和叶修相爱。

独一无二的在时间里,没有其他分离的支线,没有另一个相守的十年。

叶修没等黄少天的话说完就提起陪了他一晚上的菠菜,摆了摆手,“别送了,我走了。”

他祝愿这家伙早点找到叶修,也希望他赶紧给自己的家找个女主人,别真可怜兮兮地孤独终老。

他走了出去,走进时间的航道,天上的彗星已经开始解体,浅金色的光块散落在黑暗里,终于流失于宇宙的无尽,迎来它的终结。

叶修的家就在眼前,明黄的光从窗户里透出来,照亮了眼底的一切。

叶修隐隐觉得,他回去了。

他没用钥匙,而是敲了敲门。

“少天,我回来了。”

没过多久门就被打开了,黄少天睡眼惺忪,抬手揉了揉眼睛,“你终于把菠菜买回来了?我等着煮方便面啊。”

再也没有人能让他的心这样紧缩,所有的呼吸都想要轻颤着刻在心里。

“是啊。”叶修的声音有些暗哑,心想幸好你不是要养兔子。

叶修进门换鞋,黄少天在口袋里摸了摸,“你的纸条。”

“什么?”

“你刚才不是让我给你吗?”黄少天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拖拖拉拉地趴在了沙发上。

叶修拿着纸条,发现上面是自己的笔迹。

“叶修,你眼光不错嘛,照顾好他,也祝我早日找我老婆。”叶修轻笑。

“哦,对了,忘了说我走之前亲了口他,挺香的。”

叶修的笑僵住了,狠狠地将纸揉成一团,阴沉地问睡在沙发上的黄少天,“刚才我走之前对你做什么了?”

“嗯?”黄少天茫然地抬头,想着想着脸就红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叶修忍着气上前扯着黄少天的衣领,狠咬了一口黄少天然后开始吻他,黄少天莫名其妙,没一会儿就放弃了思考,开始回应叶修。叶修半跪在沙发上俯身,唇齿交缠间心脏的跳动几乎在耳边响起,叶修与黄少天十指交缠,摸着他手上的薄茧,渐渐安心了下来。一夜的焦躁都已平息,想着明天一定要将这件事告诉黄少天。

他吻着他,仿佛此生难以分离的缠绵。窗外灯火绵绵,天光渐起,照亮了黑夜,如同从大海深处浮起,直到明净平凡的白日。

彗星来的那一夜,幸好没有丢了你。





End

评论

热度(89)

  1. 秋水溟倦回 转载了此文字